• 私募新聞

    北極光創投12年:近220項目平均IRR逾30% 為穩健出手注入狼性思維

    字號+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2017-12-13 10:11 我要評論( )

    鄧鋒現在的司機,仍然是12年前,他剛回國時登報招來的那位,真的是找不著人。 1990年到2005年,是國內風云激蕩的15年。離開美國,重又踏上中華土地的鄧鋒放眼四

      鄧鋒現在的司機,仍然是12年前,他剛回國時登報招來的那位,“真的是找不著人”。

      1990年到2005年,是國內風云激蕩的15年。離開美國,重又踏上中華土地的鄧鋒放眼四望,滿心壯志,卻也有那么一絲茫然。國內風投行業的概念與標準如何,對他來說充滿了未知。

      外界對北極光創投的印象更多停留在“穩健”。12年來,北極光創投先后投出了美團、中科創達、華大基因、APUS、VIPKID、海洋音樂、TalkingData、Wi-Fi萬能鑰匙等企業。而這支已經交出不弱成績單的機構,也不甘停留于“穩健”,正在為團隊注入更多的“狼性”。


      北極光管理團隊:李立新、楊磊、鄧鋒、姜皓天(從左至右)

      1、投資行業春風浩蕩時


      2004年,鄧鋒7年前創辦的硬件防火墻技術公司NetScreen以42億美元的價格被Juniper Networks收購。隨后的6月,25位美國頂級VC在美國硅谷銀行(Sillicon Valley Bank)的率領下訪華,鄧鋒亦受邀其中。隨行機構包括NEA、KPCB、紅杉、USVP、凱雷、經緯創投等。

      紅杉的唐·瓦倫坦在此行結束后的媒體發布會上表示,他會回來。而美國頂級VC們的這次訪華,事實上“觸發了中國風險投資”。

      一年后的9月,紅杉中國成立。接著的兩年間,KPCB、經緯創投、NEA等陸續都來了。春風浩蕩的中國風險投資行業里,這些外資公司瘋狂出擊。

      鄧鋒也在2005年年初回國,創立北極光創投,乘著這趟首發列車,重新出發。

      成立北極光創投伊始,盡管當時國內的科技創新環境還很初期,理工科出身的鄧鋒還是將方向定在了高新科技早期風險投資。

      此后到現在的12年,他的方向未曾動搖。

      2、百億美元級別的美團與領頭羊們


      中科創達是一家專業智能終端操作系統及平臺技術提供商,上市后依靠扎實的業績一度連獲21個漲停成為股王,市值數百億人民幣。

      2010年,鄧鋒與中科創達董事長趙鴻飛初次見面,40分鐘的短暫交流中,鄧鋒并未僅僅關注企業收入情況,而是更為關注軟件開發和質量控制。“鄧鋒知道我這個領域是怎么做的,北極光更了解企業。”趙鴻飛對媒體表示。

      投資后的一年里,鄧鋒親自坐鎮中科創達董事會。中科創達總裁耿增強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回憶:“他經歷過整個創業過程,對接下來每一步該怎么走心里很清楚,卻總是說自己只是根據經驗提建議,不一定對,做決定的永遠是創業者自己。”對中科創達的投資,不僅為北極光帶來了幾十倍的財務回報,在人工智能的上下游協同合作上,雙方也在為AI領域的投資企業“織一張更大的網”。


      美團點評最新一輪融資40億美元,估值300億美元

      對美團的投資也是北極光的“得意之作”,美團的成長速度之快甚至超出了投資人的預期,做到團購行業第一后,又拓展做貓眼電影,美團外賣……不斷擴展著自我邊界。美團點評最新一輪融資40億美元,估值300億美元,從B輪投入的北極光創投回報逾三十倍,足以回報整支基金。

      Wi-Fi萬能鑰匙的表現也可圈可點。即便Wi-Fi萬能鑰匙A輪時已估值10億美元,北極光還是出手了。事實證明這筆投資眼光精準,兩年時間下來,Wi-Fi萬能鑰匙估值已升至50億美元。

      一些行業“領頭羊”,比如大數據領域的TalkingData、在線教育領域的VIPKID,精準醫療領域的燃石醫學,也在早期時被北極光“捕獲”。“我們作為專注早期的投資機構,提到的這些公司大多數是A輪投進去的,很多都是第一第二大VC股東的地位”,董事總經理姜皓天總結道。

      3、曾有失意時


      投出百億美元級別的美團與領頭羊們之前,北極光創投也曾有過短暫的失意。

      “紅孩子”是讓鄧鋒嘆息的項目。在“紅孩子”四輪私募融資過程中,北極光創投的身影出現過兩次,均與NEA攜手。兩家在2005年與2006年投資“紅孩子”兩輪,共550萬美元。

      “紅孩子”是一家母嬰用品企業,早期走”目錄直銷+電子商務+傳統物流”路線,勢頭一路看漲,2008年時銷售收入已近10億元。但隨后的3年間,創始人之間爭來吵去,業務方向也在目錄直銷與電子商務之間徘徊不前,錯失入局電商的大好節點,此后逐漸萎靡,至2012年被蘇寧電器以6600萬美元收購。”賣的價格對我們來說還是虧了點,不是很多,幾百萬美元。“

      另一個遺憾是姜皓天投資的“開心網”。“開心網”曾紅極一時,開發的“開心農場”更是引發全民網上“偷菜”的熱潮。“從沒有一家公司成長這么快,并且沒有花一分錢的廣告推廣費”,創辦僅一年,其用戶量即超6000萬,估值過1億美元。

      然而好景不長。從2010年開始,“開心網”的訪問量迅速下降,伴隨著所開發的類似微博產品受挫,逐漸走向衰落,最終以10.85億元的價格被賽為智能收購。

      “也許本來能賺幾十倍,后來只賺了幾倍”,是北極光創投這筆投資的收尾。監管壓制,不利的外界環境之外,團隊成長速度不夠快,偏向謹慎保守的風格也是“開心網”走了下坡路的原因,姜皓天回顧道。

      而如果能夠抓住中途曾出現的出售機會,或者對創始團隊給出更為清晰明確的建議與信號,結果也許會不同。但投資就是這樣,會有盆滿缽滿的收益,也會有遺憾。

      4、賽道里投精品


      起初,北極光創投定位為TMT領域的早期投資基金,投資賽道聚焦在與鄧鋒等創始人理工科背景相關行業,包括面向企業與運營商市場的軟件、設備等。而后賽道逐漸拓寬,先進技術、醫療健康等領域也有了他們的身影。“我們不是賭一條賽道,而是選擇了相對來說數目比較多的賽道,在賽道里只投精品。”

      在基金規模上,鄧鋒的心態是量入為出、謹慎控制規模。“做早期投資一定要非常有紀律,如果做得太大,團隊規模沒跟上,就會把自己累得夠嗆。”

      投資決策由團隊整體討論作出,隨著賽道的拓寬,考慮到專業性,2015年起,團隊逐漸更明晰地劃分為TMT、醫療健康與先進技術三大組別。

      具體到投資賽道選擇策略,其中有兩點:與團隊DNA相符;結合社會發展趨勢。而項目的精品與否,一要看團隊背景,二要綜合產品、技術、商業模式與資源等因素來考量。這其中,鄧鋒尤其看重團隊的作用。

      目前的投資賽道中,TMT領域占到70%,醫療健康與生命科學領域占到20%,其余的10%在先進技術領域。而在TMT領域,北極光創投不只關注消費類,更關注諸如云計算基礎架構,IoT設備等,退出回報30余倍的芯片設計公司兆易創新便是鄧鋒此前出手的滿意之作。

      投資賽道逐漸拓寬,投資戰略也在悄然演進。提起北極光創投,眾人的印象多為“穩健”。他們的LP來自美國、歐洲和亞洲的一流大學捐贈基金、主權基金、家族基金、慈善基金以及國內優秀的政府背景的母基金等。美元基金的周期通常為“10+2”,給了北極光創投足夠的時間去投資早期的高新科技項目,也支撐了他們穩健的投資策略。

      鄧鋒從不盲目追風口,盡管國內資本多趨向頭部,但鄧鋒并不太喜歡沖著有人接盤就先去投一把,他在意的是企業是否具備可持續的商業模式。如此一來,曾一時大熱的智能穿戴設備、互聯網醫療與VR/AR領域等“坑”,北極光都沒有栽進去。

      VR/AR領域投融資事件進行得如火如荼時,鄧鋒不是沒有心癢癢過,但他和團隊還是耐著性子考察分析了一圈相關項目。奔波下來,他們達成了一致——VR/AR硬件設備是大公司的場子,而內容領域又存在質量低、成本高的問題,”得再觀望“。

      5、錯失與狼性


      凡事都有兩面性,高風險意味著高回報,穩健有時也意味著錯過。“要保護下行的風險,就可能錯過上行的機會。”如今的北極光創投在選擇項目時,開始試著冒更大的風險,看起更早期的項目,也嘗試僅在看清大方向時就出手,“可以不要太關注一時的成功率,畢竟衡量投資機構的關鍵指標在于總回報”。

      “對VC來說,投錯了項目難受,比這個難受的是錯過了好項目,更難受的是,投資了好項目退出后,項目走勢越來越好。“

      對北極光創投來說,面向消費者的互聯網領域草根創業項目,是他們有過錯失的地方。“面向行業的精英創業,都在圈子里,消息容易知曉;草根創業者相關則難以把握。”

      另一種錯過則在對項目成長性的誤判,比如滴滴出行。“第一次看到,都沒有討論。”滴滴出行成立早期,北極光創投的一位同事曾前去試用,給出了“用戶體驗差勁”的結論。他沒想到的是滴滴會做出迅速改進,改進后的滴滴一路高歌猛進,成為移動出行領域的領先者。

      但有些事也不是光冒風險就可以解決的,還得有嗅覺敏銳、有拼勁、敢爭。這是鄧鋒心目中的“狼性”,他不時會拿來鞭策團隊中的年輕人。

      說到此,鄧鋒提起了Apus。從第一次約見到確定投資,這個項目只用了北極光創投一周的時間。當時李濤還未從360離職,等到一辦完手續,盯著的同事就拉著他簽了TS。不過從機構的綜合戰略來看,還得穩健與激進兼備,年輕年長互相拉一把。

      ”戰略上激進,戰術要穩健“,鄧鋒概括道。比如醫療健康領域他早前便已看好,而真正出手投資,則是先以跟投偏后期項目的方式入局,逐漸轉向領投,再轉向投資早期項目,風險是遞增的“。

      在姜皓天負責的TMT組,植入狼性基因的時間更早。“toC項目不同于本身發展穩健的toB項目,擁有指數型發展曲線不說,強者恒強的馬太效應也彰顯得更加明顯,所以對投資人來說,快速準確地發現與出手能占到頂端的項目就十分迫切與重要。“

      6、有所為有所不為


      鄧鋒判斷企業商業價值時,通常會結合當下與未來兩面整體來看。而在作為核心的商業價值之外,北極光創投也有著關乎社會價值的“底線”,比如賭博、色情是不碰的,因為兩者賺錢是賺錢,卻也已經越界。

      更早一些時,鄧鋒甚至都不愿意投資游戲項目,“看著兒子整天把時間浪費在玩游戲上就生氣”。后來他也意識到事情的另一面,”游戲能吸引一部分社會閑散人士的注意力,有利于社會穩定“,北極光也投資了諸如觸控科技等游戲公司。不過在具體選擇時,鄧鋒還是多卡了道關,“暴力和色情的不投,要不沒法和家人解釋”。

      國家近年來對高新技術扶持不少,科技創新也已成為新時代中國及經濟發展的核心驅動之一,北極光創投的步子也下的恰好。預判考量方向會有,不過鄧鋒并不會刻意追隨政策走向,畢竟“風險投資是市場經濟的事情”。

      “您投的最滿意的一個項目是?”鄧鋒擺擺手,笑而不答,隨后開腔道,”只能相對來看,不存在絕對“;貓舐手,項目本身所處的階段、與企業家的合作狀態等也是鄧鋒在回頭看所投項目時的考量因素。

      到目前為止,北極光創投投資的近220家項目中,平均IRR逾30%,退出項目數量43個,其中,IPO和掛牌企業數為19個。

      接下來的一年,北極光創投在不少項目上都有退出計劃。至于退出時機的選擇,多要看企業潛力如何。鄧鋒通常不執著于一定要等到回報最高點再退出,更看重退出的頻率和基金的整體回報。

      7、高新科技的早期風投時代到來了


      北極光創投在與企業家相處的過程中,有信任,有耐心,幫忙多而不添亂,做VC本職應該做的事,不玩技巧或博眼球。這樣的印象與評價在企業家之間傳播開來,遂使得他常在投資人評選中勝出。

      而在與企業家的交流中碰撞出的商業火花,也是投資事業讓鄧鋒感到興奮的地方。

      但他也有不安的時刻,比如投資的企業研發多年的新型藥物最終能否通過新藥注冊。但最讓他難受的還不是這個,而是投資的企業家人品出問題,比如在企業虧損狀態下不想著扭轉形勢而是轉移企業資產。

      鄧鋒覺得當下的創投圈,盡管有泡沫,整體還是不錯的,北極光創投的投資速度也沒有慢下來。相比近幾年成立的新基金,他認為老牌基金的好處在于品牌知名度、案源相對穩定。

      不過他并不認為,經歷了過去的起起伏伏,就一定能夠從容對待當下及未來的風險。這是因為國內的整體環境尤其創新環境變化非常之快,從前總結出的教訓,能不能適應新情況還要重新考量。

      即便在今天,國內的科技創新環境依然存在問題,但已不可與12年前同日而語。人工智能、精準醫療等科技創新大概念已起勢,國內的投資人才儲備、信息、資金彈藥充足,資本市場也趨向成熟,這一系列綜合因素共同作用下,“做高新科技的早期風險投資時代是到來了。”

      而互聯網去中心化的本質意味著它擁有足夠廣闊的空間來發展與被探索,TMT會作為科技的主流方向,持續驅動社會向前。

      從私募行業本身來看,12年來,已從金融界的邊緣行業,走到聚光燈所環繞之中的它,正在經歷著高速發展與變化,行業人才在迅速地出現與上位。

      陣營劃分的階段已經過去,即將或者正在進入新的“接班”時期。“真正的贏者,要有能力跨越周期。而跨越周期不僅體現在投資業績上,還體現在組織上。”

    1.本站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本站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3.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

    相關文章
    • 私募急著申請香港9號牌照出海去 難度越來越大但辦法很多

      私募急著申請香港9號牌照出海去

      2016-11-18 17:48

    • 私募股權投資協議7大關鍵條款(對賭條款)解讀

      私募股權投資協議7大關鍵條款(

      2016-12-28 09:38

    • 私募管理人登記近期反饋意見總結

      私募管理人登記近期反饋意見總結

      2016-12-30 12:07

    • 【私募人物】東方匯資產:涅槃重生,看多新三板,爭當轉板排頭兵

      【私募人物】東方匯資產:涅槃重

      2016-12-05 15:21

    網友點評
    相關知識
    亚洲AV永久无码福利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