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觀點

    互聯網金融監管,考驗智慧與耐心

    字號+ 作者: 來源: 2018-11-07 16:17 我要評論( )

    當前,互聯網金融亂象頻發,無論是處處暴雷的P2P投資平臺,讓眾多投資人血本無歸;還是許許多多歸零的虛擬貨幣,讓投資人哭爹喊娘。這都使得眾多的金融科技擁躉者開始疑惑:互金要不要管?怎么管?毋庸置疑,互金已到了必須當頭棒喝的地步了,但是除了醍醐之外,是否還要繼續用奶與密糖飼養這個行業,讓其不置于傾塌于瞬間呢? 

    誰曾想過,8年之內,始于余額寶的互聯網金融,可以長成如此龐然大物,涉及用戶8億(含支付用戶),P2P平臺注冊用戶超8000萬,虛擬貨幣投資人超300萬,互金(投融資)規模約2萬億人民幣。每天你我進入無現金時代,都在用手機支付買單付賬,現在最流行的投資方式也是互聯網金融的推銷,甚至連傳統金融機構也加入到營銷大軍中來。 

    已經深入到金融腹地的互金存在著天然的缺陷,其自帶浮躁秉性,極易誘發系統性金融風險,那么怎么管呢? 

    2018年,將互金機構納入到系統性風險的監管當中,已成為監管的意向之選。同時,幾家互金巨頭企業被納入系統性重要金融機構。那么規制傳統金融機構的方式,是否適用于管理互金機構呢?把互金機構的管理類同于銀行等機構是否可行? 

    互金的模式、思維、用戶與傳統金融機構完全不同,對傳統金融機構監管的基本邏輯只有一點:控制風險,保障利潤。 

    而互金路線是:虧損、獲客、盈利。從一開始來看,使用傳統金融機構監管模式來監管互金,將使互金的虧損、獲客兩個階段遭遇挑戰和問題。 

    燒錢是互金機構在獲客階段的第一殺手锏。例如,支付寶在推出財富號(基金代銷)等新產品時,將產品收益調至比余額寶等普通產品高10%左右,同時減免傭金。如果按照國家發改委關于金融產品銷售服務費等監管要求,毫無疑問,折扣力度過大的產品將觸犯惡意競爭條款。 

    更讓人擔憂的是,部分燒錢獲取流量的產品為提高產品收益,事實上采取的產品運作模式是“監管套利”形式——利用監管部門法律法規尚未涉及之處,設計產品收益實現機制,對產品實施包裝運作。 

    對傳統金融機構的監管遵循的是防風險的邏輯,這個邏輯時時刻刻在機構頭頂懸掛達摩克利斯之劍與增長天花板,限制其過快、過大增長擴張,防止風險外溢。 

    這樣的監管邏輯用于互金,與互金快速成長、努力壯大的經營思路有所悖離。 

    但,所有的金融機構,包括對互金的監管都離不開:防風險三個字。 

    互金機構的風險仍然不容小覷,如何將傳統金融監管的邏輯更加潤物細無聲地用于互金機構?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八個字應當是其真訣要義。 

    回溯互金來時之路,可以發現,其誕生于居民投資品匱乏、中小企業融資難的中國金融大背景下,成長于中國經濟快速騰飛的八年間,科技與移動互聯網的興盛,又為其插上了飛翔的羽翼。 

    互金并非是天生的撒旦或者天使,逐利與套利才是其增長的根本要義。 

    他更像是金融的私生子,而非嫡傳,處處不在監管父母的蔭庇與照看之下,吃著百家飯,卻茁壯疾速成長,仿佛吃了激素,年均復合增長率超過100%。 

    對于金融來說,時刻不要忘記其根本要義是:服務實體經濟,而對于互金來說則多出一條:防范金融風險。 

    對傳統金融機構的監管措施如果從頂層制度設計上看,無非是兩條:一是風險控制,二是風險傳染;從手段上來看,無非也有兩條:一是規模限制,二是服務要求。 

    綜合來看,制度與手段兩者加起來就是標準的要求。 

    我們通常會說:對成長中的年輕人要多一些寬容,對于互金機構也是一樣。 

    從風險控制上講,傳統機構的風險控制方法包括各項風險指標(存貸比、流動性比率、存款準備金率等要求),如果單純套用的話,互金機構將分分鐘全部倒閉; 

    從風險傳染上講,傳統的風險隔離措施主要是監管機構聯席會議、約談和風險監控、行業自律等,但對互金機構來說,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等還未起到真正的行業自律性要求,而技術的進步,使互金更容易出現跨機構、產品的套利行為。 

    頂層制度上來看對互金機構更需要從風險傳染的角度加以關注,風險控制方面盡量放低要求,鼓勵其發展,最好實施沙盒監管(試驗性監管),而非一棍子打死。 

    從手段上來看,對于傳統金融機構規模、體量、盈利性的要求限制較多,而對互金機構而言,盡管稍有放松,但不至讓其漫無邊界的生長。而一切以用戶體驗為中心的互金機構其服務標準肯定是好于金融機構的,但為了效率犧牲安全也是互金機構經常做的事情。 

    如果說“沙盒監管”屬于監管思路,那么在監管方法上,探索國外先進的監管科技(Regtech)是現在進行互金監管的重要手段。RegTech可以定義為科技和監管的有機結合,主要作用是利用技術幫助金融機構滿足監管合規要求。對科技金融的有效監管,最后還是需要用科技支持,就是通常所說的RegTech,而如何創設和嘗試RegTech,需要金融機構和監管部門之間更多的合作,共同嘗試有效的監管框架。中國應學習識別具有系統重要性的數字金融機構,對其采取壓力測試等辦法,對其資本金、流動性、業務范圍等做一些特殊的監管要求。 

    在微觀功能監管方面,要建立行業監管規則,實現風險監管的全覆蓋,避免監管空白。要進行穿透式監管,把資金來源、中間環節和最終投向,穿透、連接起來;在宏觀層面,則要完善宏觀審慎監管體系,采取逆周期的操作,避免順周期的風險。 

    綜上來看,從效率、安全、規模、效益幾個方面統籌考慮用傳統金融機構監管的模式去規制互金機構是可行的,但是這四個方面如何取到平衡點也十分考驗監管的智慧與耐心。作為當代中國金融體系當中不可忽視的力量,互金機構已經成為未來的監管核心,因此創新傳統監管方式來監管互金機構也是未來的必由之選。

    來源: 李虹含 · 零壹財經

    1.本站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本站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3.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

    相關文章
    • 最高法:堅決防止將經濟糾紛當作犯罪處理

      最高法:堅決防止將經濟糾紛當作

      2018-11-06 15:17

    • 無聲的反抗:中國農民為何自殺?

      無聲的反抗:中國農民為何自殺?

      2016-09-14 23:42

    • 雙11,誰在影響你的剁手體驗?

      雙11,誰在影響你的剁手體驗?

      2016-10-31 23:55

    • 搭上身家性命對賭 這些公司面對的是萬丈深淵

      搭上身家性命對賭 這些公司面對

      2016-10-14 20:50

    網友點評
    亚洲AV永久无码福利片